梳子.

搞艺术的

above the clouds, around the shadow
迷失也是方向

別處

當你感到命運在跟你開玩笑時

你會做甚麼?


當所有人 所有事 都不再與你同在
當海洋變得暴力 並試圖想把你拖下去
當新鮮的空氣變成 寒風

吞噬著你
或者

當草兒也開始變得像 刀片一樣

能對你 造成傷害時

會做甚麼


當你覺得每個人都恨你時

你會想起誰


當你覺得你在“朋友堆”中

可有

可無

你會想起誰


燈光被調暗了 一切都變黑了

 

我的呼吸變得

越來 越慢


我的喉嚨好像再也張不開了


我的眼睛溢滿淚水

身體 很疲憊

但我的心 比身體 更累


當你覺得沒有人需要你時

你會想起誰

當你覺得你已經失去了自己時

你會想起誰


就連我

也憎恨 自己

 

我只是選擇了 這條路

來解決問題

只是

任由自己陷入 永無止境的

黑暗

 

如果我告訴你

今天

我沒有想過要 殺死我自己 的話

我肯定是在撒謊

今天

或者昨天
或者一周 一個月 一年之前

這個 想法一直存在於我的 腦袋裡

最近 我似乎

一直在想象

自己

要如何 才能 結束這如災難般的

生命

我常常 在夢裡

看到

某個場景

 

早晨我醒來
被迫 吸入 一口 一口 空氣


我不能忍受 自己的 軀殼

困住 了我

 

多種 情緒

在我的內心裡肆虐
感覺 就像有人 用力 掏出 我的心臟

從我困住他們 的監獄

掙脫出來

我在尖叫

說 快停下來

 

我喊出

上帝的名字

(但 我其實一直也 不相信他的

存在)
希望他能 赦免 

所有我犯下的 罪

像我 這般的罪人

大概 沒有希望了


所以 跟其他人 一樣

有天 我會死去

孤獨地 疲憊地

死 去

 

生活的 重擔 將模糊 我的眼睛
熏黑 我的心臟

我嘗盡所有方法

想 生存

真實地

活著

 

我現在

只想躲到離這兒 很遠 很遠

的 地方

我怎能繼續?

 

有天

我會去到

一個 陌生的 地方

我甚至不知道那兒的名字

 

但那裡的人 會看著我

彼此 竊竊 私語

然後 孩子們會從窗子裡探出頭來

偷看我

 

他們會發出些 聽起來很 不和諧的

像 冬天 空洞的 教堂裡

彈奏出的 跑了調的 鋼琴聲

 

這個地方 會有鮮花盛開

但花兒 都會 在下一個季節 馬上凋謝

 

沒有人會介意

因為這裡的人 都知道

它們 會回來

 

至少 他們相信

花兒 會再次開花 結果

 

他們會告訴我

他們一直 也 這樣相信著

 

一旦 我學懂 他們的語言後

他們 會教我 去相信花朵

 

有些日子

風會吹錯了方向

讓我們一直 揉眼睛

 

這能教懂我

即使是

一件 小 事情

都能夠 造成 巨大 的變化

 

那兒

會有咖啡館 替人泡茶

我每天 也會

到那裡去

讀 一本 新書

因為這裡是 沒有報紙的

 

這裡 沒有浮在河上的 屍體

沒有 登山者 會在 早上六點 大叫

而且

在這裡 我可以 慢步

我也 可以獨自走路

 

這裡

不會

有 孤獨的人

 

別處

會 更好 更大

這樣

我就可以充實地 活著

過我想要的 快樂生活

 

這是有可能的

它有可能發生


但首先

我要

擺脫自己

也 擺脫 這個 沉悶的世界

 

我的眼皮開始顫動
我的腦子開始運作


哈欠變成了

哆嗦


意識將要 被刪除

光 化為 一片黑
思緒 開始褪色

已經 無路可退了
對嗎

已經 沒有人可以相信了

對嗎

 

沒有聲音
沒有一絲光線
周圍都是空洞的


 

歡迎你

來到

沒有孤獨 的世界



 



评论
热度(8)

© 遥か遥か西の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