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

搞艺术的

above the clouds, around the shadow
迷失也是方向

並不發出去的信

——“冬天是,伴着火爐和書,寫一些並不發出去的信。”

又一個年末,是該寫信了。這信該是給自己的,也是給被愛的他和她們的。 面對過去,人們不是要丟掉就是要回憶。

他們要拋棄不愉快的,因那種異樣的氣泡積累太多會叫人窒息。像魚一樣,儘管那只是水泡,吐出來後肺部才有空間再換入另一口氣。其細小的身軀終究有量的限度,畢竟,那是跟我們一樣的肉體凡身。

那就別提那糟糕的事兒了,我們只談那值得紀念的。 可偏偏那又不能以言語簡單概括。

我想那飄到鼻尖的茶香,淡然又溫暖,是父親的關懷,也是家的味道;我想那二月裡的白色雪地,它與秋日不同,落葉跟鞋底發出的是微薄的碎裂聲,而那雪那白為枯萎的葉塊提供了軟棉的床,與之同時也暫時埋葬了我一個未完的夢;我想那聲突然的“你好”,和每雙與我對視過的來自於不老國的好奇眼睛,能被稱作“白雪公主”和“天使小姐”著實是我的榮幸,我好像得到了遊樂園的入場券一樣,被孩子們帶到屬於他們的童話世界裡(儘管我們都知道那其實不存在)。

感動的事情太多太多,要是都記錄下來的話那大概可以寫成一本詞典那樣的厚度的書。

那就讓我一直記住那好事兩三,嘮嘮叨叨的,邊吃糖邊送走大雁,思念了雲朵後,再嘆一句新年好。 那樣新年可能就真的會更好了吧!

评论

© 遥か遥か西の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