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

搞艺术的

above the clouds, around the shadow
迷失也是方向

可以的話,下輩子還是當一隻小狗比較好。悶了就吠,累了就搖搖尾巴裝可愛,可以坦誠地展露弱小的一面,也沒有足夠大的腦袋去思考比“如何討食物”更複雜的事。

如 森 。

比起與敷衍的陌生人嘗試建立任何“關係”,我更喜愛與書中人探日月星辰的奧妙呢!

可有些人就是不懂。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變態

( 那可能不是貶義詞

云朵之后

我家的那个老人,是个当教师的。


以前的日子里没有车,他每天清晨都要攀好几个山头到达他所任教校舍,满是破洞的鞋子沾上了泥泞,只为了那一句惹人羡慕也叫他自豪的 “老师早”。


那个年代的教师为了配得上这个称谓,可算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他会弹钢琴,会在孙子们快要忘记那黑白键盘时翻开尘封了的钢琴盖,先是生硬地弹出几个音节,然后慢慢以他不熟练的长满老茧的指头弹出小蜜蜂和其追逐一生的小星星。


他说自己略懂棋艺,好几年前家里有过一阵象棋热潮,那时我还不明白他输掉棋赛时好不欢喜的表情,现在想起来,他大概在想自己的“棋王”之位后继有人。也不知事实是弟弟青出于蓝,还是有人让赛,不过既然双...

那是不知自己浑身散发蓝莓味 背着家人出走不知世间险恶的小樱桃


他被小矮人们找到了


有七张拼在一起的床随他躺 也有苹果状的心型气球任他玩


这样 到了故事结局 卷发的甜味小漂亮是不是就不会被王子带走了呢 


或许 那些小矮人有天会发现 这个小美人就是他们一直想要避开的王子

美已经不足以形容你了


原来有人可以天真无邪 同时又绝代风华

一切快将结束。 

箱子预备了两个星期却都还是空空的,虽然不觉得他们碍事,可走过的时候总会想知道住进里面会是什么感觉。那到了我大腿顶端的高度,感觉把自己一折就能塞进去,可我没有试过。以前总爱跟朋友戏言,让他们把我装进行李箱,可是真到了自己要启程的时候,我又总觉得或许这就是缘尽之时,会舍不得每一个我到过的地方。

我很懒,拒绝了友人提出的去邻国游玩的邀请,我真的不是特别喜爱旅游,没有心情,没有动力去玩。毕竟快要离开了,我只是想静静呆着,好好感受自己一个人的时光。而且,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额外的一场别离。

我讨厌别离,可他没那么讨厌我。

别离总爱在橘阳下跟我道别,我其实很迷恋他拥抱时的力度,好像要...

我大概在赏樱。

你若爱文学,他日文学知道了,必定反过来爱你。

/ 木心


1 / 6

© 遥か遥か西の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