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子.

搞艺术的

above the clouds, around the shadow
迷失也是方向

美已经不足以形容你了


原来有人可以天真无邪 同时又绝代风华

一切快将结束。 

箱子预备了两个星期却都还是空空的,虽然不觉得他们碍事,可走过的时候总会想知道住进里面会是什么感觉。那到了我大腿顶端的高度,感觉把自己一折就能塞进去,可我没有试过。以前总爱跟朋友戏言,让他们把我装进行李箱,可是真到了自己要启程的时候,我又总觉得或许这就是缘尽之时,会舍不得每一个我到过的地方。

我很懒,拒绝了友人提出的去邻国游玩的邀请,我真的不是特别喜爱旅游,没有心情,没有动力去玩。毕竟快要离开了,我只是想静静呆着,好好感受自己一个人的时光。而且,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额外的一场别离。

我讨厌别离,可他没那么讨厌我。

别离总爱在橘阳下跟我道别,我其实很迷恋他拥抱时的力度,好像要...

我大概在赏樱。

你若爱文学,他日文学知道了,必定反过来爱你。

/ 木心


对美的献祭必须付出灵魂的代价,这是多么可怕,却又多么迷人。


其实孤独也没什么不好。

悲剧往往最能被记住,你被扎一针会马上见血也会留下日久不消的伤痕,然而你每天都在笑却只在年年岁月中印下笑纹。  


任时光 倒流回最初的相遇
等 岁月的年轮刻下爱的证据
别放弃 请相信我永远爱你
生命中只有你无法代替
太多故事
未完待续

HistoricalPics:

“海与沙”—— Adriana Franco拍摄
- 墨西哥,Baja California海滩,河流冲击沙漠流入大海,形成了巨大的树状造型。

做人要是没有梦想 那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


就 真的很喜欢这句话

1 / 5

© 遥か遥か西の街 | Powered by LOFTER